Pieroです

彼を好きだ、

と強く思う瞬間は

マルちゃん の中の

"丸山隆平"が垣間見えた瞬間なんだ。

#Aiba mania一生変えられない#

#ryuhei中心時々yasu好きとsuba好き#


- (心中自留地)

【横丸】赤道を超えたら(完结)

【1】【2】 寒い秋。 温い春。 青い夜。 赤い朝。 夏日祭的花火大会,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炎热的空气,青涩的告白。 在7点30分整,人群骤然停止流动,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同那块紺色的天空静静等待时,横山的目光忍不住投射到了前面那个留着焦糖色卷发的男人后颈上。 终于能毫无顾忌的把眼神停留在那个人身上了。 平时一直留着中分披发的丸山,大概是为了配合有着古都味道的浴衣,把右边的一撮刘海和中长的头发一起扎了起来,蓬松微卷的马尾后面露出了小麦色的皮肤。 看着那个人就好像能隔着这段不到半米的空气闻到焦糖小麦茶的味道。 修长的后颈有一颗痣。 横山发现和自己一样。 就在横山大胆地看着丸山的时候,丸山突然低下头,横山猛地吓了一跳。 正在担心自己反应太慢是不是被丸山发现了自己还没收起的眼神时,丸山把头转向了站在他左边的安田。 “yasu身高能看得见吗?要不要我肩車?”丸山调笑安田说。 “去死吧好好看。”安田苦笑不得地猛锤了丸山的肩,然后刻意往大仓这边又挪了几厘米抬头和大仓笑着对视了一下。 两人大概在大家看不见的高度偷偷牵起了手,丸山看着那两人食指骨节抵着笔尖笑了笑。 虽然横山只能隔着半米的距离观察这三人。 安田的左边是大仓,丸山的左边是安田,横山则因为晚了一步,被几个小姑娘挤到了丸山的右斜后方。 这是丸山突然笑着转头看了眼横山,原本轻托在胸前的两只手比划了一个照相的手势,宽大的浴衣袖子从手腕滑落,露出了骨节分明略带青筋痕迹的手臂,一边手腕上绕了一圈有一圈的橘棕色相机肩带。 写真才子还真是到哪里都带着相机呢。横山撇嘴轻轻笑。 “写真、撮ろうか。”人群有些吵闹,看着丸山的口型横山听到了。 点了点头横山试着向前移动。 花火祭的人群正中就算半米的距离也是一个巨大的障碍。 就像赤道一样,隔着地球的正反面。 “不好意思啊让一下。”低头道着谦缓慢地向前移动。 就在横山距离丸山只有一个人的距离时,丸山突然低头对他们之间那个女孩子的耳边说了不知道什么,女孩子害羞得点了点头回头瞄了一眼横山,然后小心地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两个人之间突然静谧地隔开了一段一人距的真空。 突然失去安全掩护的横山一下子不知道该把眼神往哪里放,一下子失去了向前靠近的速度。 突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捉过横山手腕。 暖暖的,还有些许黏黏的温度。 不用舌头就能感觉到的盐味男孩啊。 “裕ちん何してんの。”丸山软糯甜咸交杂的嗓音从耳边传来,“再不快点过来烟花都要放完咯。” 两人身高相近,不用别过几个角度眼睛就能对上。横山瞄准着丸山唇下那颗痣的方向转过头去说,“ごめん、刚刚被人群挤得有点透不过气。” “啊,心形焰火!”人群突然炸开。横山也趁此时把眼神躲向天空。 有点歪歪扭扭的心形呢,果然空气啊火花啊什么的还是很难控制的。横山很不罗曼蒂克地这么想着。 咔嚓,咔嚓。 左耳传来清脆的机械快门声。 然后看到还没来得及收起罪证的笑成狸猫脸的某人。 “裕ちん刚刚的侧脸很漂亮啊,突然很有让人敬畏的前辈感就拍下来了。”明目张胆地宣告自己的罪行和犯罪动机。 “なんでやねん、你们这些搞艺术的。”抬手拍了下丸山的脑袋,丸山大概是习惯了当充愣的角色,本能地低头吐了吐舌头,手掌心温柔的焦糖味还没散去的同时,横山也庆幸被自己的大阪人吐槽能力救了场。 “せやけど、我很早就喜欢上横山前辈的脸了,这种国籍不明的暧昧感。” 丸山看着天上的烟火继续说着。 “还有横山前辈的气场,喔,当然是没开口之前的气场。” “ちょっ、ちょっとまって。”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的横山猛地转头看着丸山的侧脸。 丸山还是没有准头没有动摇地继续说着。 “横山前辈的笨拙,” “横山前辈的小心翼翼,” “我都很喜欢呢。”微微歪头微笑。 “ya…yasu他们还在这里,”目光扫过去安田和大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人群中不见了,“这是什么整人游戏吗?开玩笑也要有个限……” 丸山不急不缓地转过头,这时最后一束烟花飞到了最上空然后爆炸。 丸山转过头来的那一秒, 盯着横山看的那两秒, 整块天空都像被橙红色的火花染红了一样, 也映到了丸山高高的苹果肌上。 好像真的脸红了一样。 一切发生得都太缓慢,像是上了慢镜头的效果一样。 横山闭上眼睛再一次确认这是现实,嘴唇上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比掐痛自己手心抢先一步确证了这个花火祭的天空下发生的一切的真实性。 三个月前丸山视角。 「Good Morning Good Night 今日もう裏表隔たっている 地球の正反対同士Hide Seek 終わりはない。🎵」 发现那个一直独来独往国籍不明的前辈的耳机拖在地上了,他也没有察觉。 偷偷听了一下耳机里的歌,居然是丸山最爱乐队的主唱林檎的歌。 拍了拍前辈的肩膀提醒他,如果可以说不定还能交个同好朋友。 横山促狭的表情一下子打破了高冷的气场。 那一秒钟,地球正反面的两个人心跳同步了吧。

乡村爱情故事(9)

从开文追到现在的农民文,有生之年看到的第一篇八团的乡村分味文,八团农民文始祖五分妹纸当时很用心去查拖拉机型号也是差点没把我笑死,期待后续七个农民成长史w 专门转一下的原因就不细说了,大家开开心心地维护这里温软的土地开开心心写文开开心心看文就好 Melope五分: 我,一个骗子。说好了仓安变丸昴,仓安改下章。之前放出的九上全部推翻重来,狗咩捏。看在这都五点的份上,不打脸❤。 “回家路上要小心,慢点别摔了。”苏美人蹲下身子给小男孩扣紧了外套的扣子,用食指抚平了红领巾的褶皱。 “老师再见。” “再见。” 男孩子背着书包向校门口跑去,铅笔在铅笔盒里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苏美人扶着膝盖站起身来,视线随着男孩子的身影拉长,瞥见了校门口石柱子后面一个花色的身影。 苏美人顿了一顿,转身进了教室。 小安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苏美人正在擦黑板,夕照下的粉尘在空气里飞舞,附在苏美人扎起的长发上。 “什么事?老远就看见你了。” 苏美人放下手里的黑板擦,掸了掸落在身上的灰,双手一撑坐在了讲台桌上。 “我……” 小安脸憋得通红。 “我有喜欢的人了。” “仓医生。” “啊?你怎么知道?” “全村人都知道。” “你说说,你喜欢仓医生哪里?” “我特别喜欢他,说不上来的喜欢。他笑起来特别好看,牙闪光的样子也好看。看病的时候特别认真,又很温柔。他和我说话的时候会盯着我的眼睛。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吃的特别香,特别可爱……他什么样子都好看,我说不上来。” “那就去和他说呀。” “我不知道大仓喜不喜欢我……我……” 小安挠了挠头。 “喜欢。” “啊?你怎么又知道?” “全村人都知道。” “可是……不会吧,我又没什么特别好的地方。不不不。”小安一个劲地摇头,“大仓应该不会喜欢我这样的。” “我说了你也不信,你到底干嘛来的?” “我……怎么办啊?” “直接上门和他说:‘仓医生我喜欢你。’” “不不不,那样子太不好意思了,假如被拒绝了以后怎么办。” “那你想怎么样嘛?” 苏美人向后挪了挪身子,把右腿搭在了左腿上。 小安歪着头想了一下,向前挪了两步,凑在苏美人耳边小声的说:“那你和刘黑是怎么在一起的?” “我们俩?大概是前段时间他手刚受伤照顾他的时候吧。”苏美人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眼睛突然一亮,“哎,小亮那口子现在住哪?” “嗯?我家呀。你问这个……” “小亮这么大了,你这个做哥的是不是应该给点私人空间?” “嗯?” 小安瞪大了眼睛,脑袋上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苏美人一手搭在小安肩膀上,对着小安的耳朵轻声说着什么。 “这样真的可以吗?” 小安微微撅着嘴,有一点犹豫。 “没问题。爱情的火花啊,就是在你们年轻人这里碰碰那里点点里擦出来的。” 小安想了想,还想问些什么,却被地上摇晃的黑影打断了。 刘黑在教室外站得笔直的,看着苏美人的眼睛里满满都是笑意:“我今天炖了猪蹄,特地来接你回去。”苏美人的眼睛也笑成了一弯,从讲台上跳下来就跑去拉住刘黑的手,回头对小安说:“你来不来,家里有猪蹄。” 小安撇了撇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李亚麻今天又做了一锅炸鸡,我得趁小亮没吃完前捞两块,不然多浪费。李亚麻做饭手艺还说得过去,以后小亮的伙食我也就不用操心啦。” “那你赶紧回去,趁现在多吃两块,以后……”苏美人拿眼神示意了一下小安,小安点了点头,害羞地笑着走了。 “美人,你好像有什么秘密。”刘黑低下头看着面前的苏美人。 “什么也没有。”苏美人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真的什么都没有哦?” “没有。今天的猪蹄放了辣椒吗?” “放了。” “辣吗?” “放了一点点而已,不辣。” “没骗我?” “没有。不然你尝尝。” 刘黑低头吻住了苏美人,苏美人楞了一下,也轻轻张开了双唇,他用舌尖轻触着刘黑的嘴角,缓缓地打着转。欲落未落的夕阳所散发的光透过两人间的缝隙投射在教室里的石砖地上,两人重叠的唇瓣偶有分离,逆着光像是被炫目的光晕所环绕。他们站在光与影的交界处,细细品尝着对方的味道,延长着一个浅浅的吻。 “辣吗?” “一般般,你又偷吃。” “我没有!只是尝了一个试试味道。” “我回去数一数再和你算账。” 长长的,长长的两个人的身影,在黄昏的光线里重叠在一起,和细小的尘埃融合在一起,最终在路的那头渐渐不见。

自己的优势是表现出来的而不是靠自己描述出来的,时间这么久该懂的会去珍惜的人早就懂了早就去珍惜了,学电影的人更应该理解这点,你想法的媒介是你的作品而不是你自己的biography。虽然的确也有很多人吃感情牌这一套。 但也要知道,在你有优势的领域还有太多人比你获得的成就还要高,他们会欣赏你会鼓励你,但是不代表他们就不如你。你的那些事迹可能在很多人眼中是很厉害,然而真的说出来之后,比你强的人看着可能会产生看轻你的想法。人要中庸不是说让你藏着掖着,而是不要选择在这种时候来表现自己。这只会让你显得很弱势。弱势会博得同情,但是很难得到真正的欣赏。 大家take it easy. 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何必那么大受挫折的可怜样,强调是个误会这个事儿可能早就已经完了,而且谁都不需要道歉。吸引了同情让那些同情你的人带着恶意去攻击另一个人,可能不是你的本意,但是实质上就是无意中诱导了一群人去伤害另一小群人。大家都怒火中烧热泪盈眶,这种戏很有意思吗?不好意思我没看过小时代所以不太懂撕逼的乐趣。 因为在意,因为喜欢你的文字,因为你的文字真的对我来说意义非凡,这对你来说可能只是你随意发挥了一下天赋,对我们这些喜欢你的天赋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治愈定番,不希望这种事影响到你,可是已经影响到了,所以不想要你再这样感性冲动地再去做这些无意义的辩驳,让不熟悉你的人看来更多只是一些负面的印象。 最后申明,我个人的看法只针对人不针对artifacts,以后只要你写我还是会一如既往地第一时间蓝手指加小红心,only if you don't really care, I'm just saying it.

【胖哒】赤道を超えたら 2

没有刻意写山田。。但想想还是标个山田的tag比较好 −−−−−−−−− えっ、どうしよう?どうしよう? 谁来告诉我应该说些什么好啊这种时候! 还在边强装淡定地微笑边烦恼这个问题的时候,丸山已经和安田没有间断行云流水地聊下去了。 看着丸山和安田完全像夫妻漫才一样一个装傻一个吐槽聊得不亦乐乎的横山这时候不由有些不是滋味,横山看准了丸山被安田pia完头大笑没功夫说话的机会插嘴道,“yasu和丸山君关系很好呢,你们怎么认识的呀?” “yoko尼酱不知道,我和这家伙打小就认识了,我们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在一所学校,从小就深井冰得不得了,长大了病的就更重了。” “因为sho酱又帅又可爱所以我从小就喜欢上你了呀💗。” “おい、オマエふざけなこと言うな!”丸山一说完安田就突然从小天使模式秒速切换到了安田大哥模式,口气之凶着实把还在吃惊丸山突然表白的横山吓了一大跳。 “没想到yasu还是个抖S哈哈,”只敢找缝隙吐槽安田来插入话题的横山,“两个人关系果然好,不像我和okura,从小打架,他长大还长成那么大一只,只能我让他了。” “那是你们兄弟俩都又爱吃又懒。” “哪有啦,虽然我们都爱吃,但是只有okura比较懒吧,话说yasu在丸山君面前意外地很会吐槽诶。”横山嘴上吐槽着安田,眼睛偷偷瞟了一眼丸山,想看看丸山会对自己和安田的对话有什么反应,没想到丸山只是一直笑着不说话直直地侧头看着安田。 横山的左肺上数十公分处突然凉凉地一抽。心想怪不得从来没听大仓提过丸山这个人。 “那是因为丸山是个很废柴又很软绵绵的家伙啦,从小只能靠欺负他来获取作为男人的尊严,哎。小时候虽然不矮,但是一直都戴高度数眼镜所以会被班上同学欺负,”安田说着拍了拍丸山的肩膀,“多亏maru这家伙,从小到大就超级会讨好群众,软绵绵的又很好欺负的样子,和他在一起时间久了就自然而然只会在这家伙面前表现我真正的S的一面啦。虽说是软啦,maru其实是个超级温柔的人,一开始我想组band的时候只缺一个贝斯手,怎么找也找不到合适的人,然后maru就主动说要转贝斯手了。” “sho酱明明小时候开始就超级温柔的,我从来没觉得你凶过呀w,所以超喜欢,”丸山借着安田真情流露的时候又突然表白了一下,语气轻轻软软的听不出来到底是真心的还是说说笑的。“而且其实我吉他本来弹得也没多厉害,正好转贝斯也符合我修长的身材哈哈哈哈,转了贝斯之后发现自己的真爱果然还是贝斯呢。”说着自顾自站起来像在舞台上一样弹起了空气贝斯。 “アホ快点做下来啦,超丢人哈哈哈哈哈。”安田边拉着丸山手臂把他往位子上拽边说。 横山配合地笑了一笑。“有丸山君这么好的青梅竹马在还能看上我们家那个就会吃吃吃睡睡睡的okura,yasu真的没关系吗?”横山也狠下心去顺着丸山表白的梗调笑起了安田,安田微微皱了皱眉瞬时气场又强了三分。 微微撅起上嘴唇抱胸做出思考的样子,“我最也在想诶,怎么就看上tacchon了,不怕你们笑,其实我超在意自己身高的,每次和tacchon一起出门就不想跟他并排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脑子一热就跟了他了。” “ねぇねぇ、sho酱不如跟我不伦吧!” “殺すぞ。”安田说着假装很凶地把手伸到丸山脖子上圈住。 一直在笑着的丸山已经笑到苹果肌都微微发红,偷偷斜眼看丸山的横山强忍住现在去捏他脸颊的冲动,而丸山像无视横山存在一样不停地和安田的互动让他看得心里像被不停地针扎一样,一阵一阵的酸痛。 “脸好软的样子啊。”夭寿了!怎么就突然把心里话讲出来了! “诶?横山前辈说什么?” “啊没什么啦,突然想到了一个喜欢的摇滚女歌手而已。” “抱歉!是不是我们的话题太无聊了前辈不想听了……” “那个,sho酱的朋友就不用叫我前辈啦,听着蛮生疏的,就和sho酱一样叫我吧。” “诶?!这样好吗!yoko……尼。啊果然还是无理无理,能叫前辈裕亲吗?”丸山一下激动一下苦恼一下兴奋的表情变化看得横山心脏温度急剧上升,心里想着,果然还是对这张脸没办法啊,怎么能有人做到表情这么丰富又这么帅气可爱并存的呢。 “……啊丸山君觉得叫起来舒服就好。” “那前辈也不要叫我丸山君了,就叫我maru吧!胖!” “……还是算了吧。”第无数次强忍内心的欣喜,第无数次强装cool地拒绝了丸山。三个人聊天时间还没有到半小时,横山只感觉在脑海里已经坐了100次过山车了,高处无能的他现在已经有了隐隐的呕吐感。 丸山不愧是受大家欢迎的人物,即使受了挫也一点都没有消沉的样子。横山只觉得接触到他这个人而不是他的资料之后反而变得更喜欢他了,虽然有点点奇怪,还一直tension超高又会撒娇,而且讲话又是谁都猜不透他真正的想法是什么的样子,和脑海中那个笑眯眯递给自己耳机的学弟完全是两种画风,从一开始的幻想变成了某种真实的酸酸甜甜的感觉。虽然对方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 笑着乖乖看两人的安田突然像想起什么了一样,说道,“话说yoko尼,七月初有个花火祭,我和tacchon和maru都会去,yoko尼要不要一起来?” “啊,我还是算了吧,你们俩有maru一个电灯泡就够了再加我一个更麻烦了要。”横山首先想到的就是到时候可能会要一直和丸山并排走啊并排坐还不得不说话,想想就太害羞了,shy boy横山本能地拒绝。 “诶?!我还超期待yoko尼的浴衣装呢,尼酱皮肤白个子又高肯定超级适合浴衣的,”看横山还是一副为难的表情,安田突然想到了什么,猛拍了一下丸山的肩,“难道是嫌弃我们家maru?别看他这幅德行,京都人穿浴衣真的还蛮有范的喔。” 丸山也很配合地对着他放了个超级夸张的电眼。 原本应该像对一发技一样做出捧腹大笑的反应,没想到丸山这个媚眼意外给对丸山隆平毫无防御力的横山造成了一亿点暴击,顿时就失去了表情,嘴也没来得及合拢。接着又想到日思夜想的京都人丸山学弟穿浴衣的样子,吓得手抖了一下,把面前的饮料打翻在桌。 安田以为是丸山的媚眼一发技给横山造成了惊吓,于是发动了吐槽小猩猩的最终奥义猛地向丸山主动伸过去的脑袋上虎了一巴掌。

【胖哒】赤道を超えたら 1

【パンぱんだ】 等灰机太无聊然后进行脑洞的衍生物。 傲娇痴汉学长横 X 可爱帅气学弟丸 ------------------------------------------------------ 大学三年生的横山裕最近很心焦。 心焦的原因说起来也是有那么些许的复杂,大三已经到了不得不开始为将来出路做准备的时候,同时学业的难度和精度也是比之前悠闲的大一大二生活沉重了不少。但是说到头来,横山裕的主要烦恼来源,大概占烦恼比例80%的那一个,其实是源于一个最近才开始注意到的学弟。 学弟的名字叫丸山隆平,大二摄影系,京都出身,第一年在京都大阪两地通勤上课,第二年因为实在是太过不方便和经济原因,搬到了和横山同年的新闻系村上学长家里借住,丸山一直叫村上信ちゃん,丸山喜欢橙色,丸山双亲都是body builder,丸山的好朋友——油画系的安田章大是自家堂弟大仓忠义的男朋友,丸山的口头禅是“胖!”(至于为什么是胖而不是瘦横山不知道,横山觉得丸山并不胖),丸山喜欢吃鲑鱼,丸山笑起来嘴会变成心形,丸山丸山丸山一切全是丸山。 至于为什么横山这么了解丸山,各位可能会以为,这两个人很熟吧? Actually no. 丸山连横山是谁都不知道。 横山开始单方面注意丸山大概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一向在没有熟人的地方只肯散发cool气息的横山这学期开课已经两个月,还没有和同班的谁搭过话。 那天一如往常,一下课就背起包快速走到教授桌子旁取作业的横山不小心忘记把放在后裤子口袋的耳机塞进去,站起来的时候耳机就被拖了在身后也没有注意到,突然感觉肩膀被谁拍了一下,疑惑地转过身去看到一张笑成狸猫一样的脸,嘴型意外地非常可爱,不知不觉居然看呆了的横山,在丸山挥手示意下尴尬地回过了神,气血上涌脸一下子从白腰子变成了粉腰子,疑惑地问:“怎,怎么了?” “你的耳机。”笑盈盈的丸山把拖在地上的耳机捡起来在手里缠好递到横山眼前。 不知道是因为当众做出拖着耳机这种蠢事太羞耻还是看到这么一张可爱又有点帅的笑脸太过害羞,猛地拿过耳机低头快速说了声“谢谢”就快步走出了教室。走出教学楼横山放慢了脚步,回头看了看教室门,那孩子还没出来,大概原地停了五秒,摸了摸指尖残留的那孩子的温度和汗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他的温度和汗水,苦笑了一下就继续快步地往下一节课的教室走了。 虽然从来不跟人搭话,但大概也知道那个男孩子比自己小一届,虽然是摄影系,但好像因为特别幽默可爱在学校里很有人气。那天之后横山一闭眼就是那个男孩子的笑容,不算是特别帅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起来都会忍不住开心地偷笑出来,一直想着想着,哪天能在路上看到他,想跟他有个自然而不做作的搭话机会,想着想着然后不知不觉开始了斯托卡一样的丸山隆平背景调查。 广告系的横山其实和新闻系的村上是高中同学,但是因为两个人性格太过两极所以一直只是默默相互竞争的关系,横山不由有点后悔当初应该和村上打好关系,现在就不至于像这样只能很凄惨地肖想着学弟又一步都不敢靠近。 到底怎么才能跟学弟好好说上话? 既想着哪天能跟学弟说上话,又不能控制自己蹭的累本质的横山,终究还是铸成了事后让自己捶胸顿足的大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错,只不过就这样每周一捶胸顿足。 想到太早到教室的话,学弟进来了如果不坐到我身边的座位,或者身边的座位先一步被别人坐了的话,就不能和学弟坐在一起了。 所以横山决定了每次都要人为迟到。 这样进教室的时候就能自然而然地坐到学弟旁边了。 想是这么想,但其实shy boy如横山,怎么可能厚脸皮地那么明显又刻意地往对自己笑过的丸山学弟身边坐呢?结果就是每次都下好一定要勇敢坐到学弟旁边和学弟搭话的横山,要么每次一进教室就泄了勇气故作不在意地坐到离学弟又远又容易头盔学弟后脑勺的位置,要么就是后悔莫及一定要痛改前非但是发现学弟旁边已经坐了一个人的结果。 眼看着一学期就要走向结尾,横山虽然自知已经足够了解丸山了,但是还是没有和丸山说上过一句话。 然而天神好像就是爱开玩笑一样,期末考试完,横山已经决心完全放弃幻想的时候,在星巴克碰上了和大仓的男朋友安田正在有说有笑的丸山,而且是正面碰上。曾经大仓和安田刚在一起的时候因为大仓过于害羞就拉上表哥横山一起进行过三人约会,虽然约会最后在很微妙的气氛下横山提前找了个借口退场,有过一面之缘而且又温柔的安田理所当然地向横山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yoko尼!”安田叫着原本想装没看见的横山就把手上的咖啡丢给丸山冲上来给横山来了个树懒似的泳抱。“好巧在这里遇见你!” 看着笑得满脸可爱的安田横山也不好意思再装cool,轻轻拍了拍安田的头强装淡定地和安田聊了起来,“今天没和okura在一起啊?” “嘿嘿,”继续灿烂地笑着摸摸后脑勺的安田说,“他最近吃太胖了为了逼他减肥我暂时先冷落他一下。” “哈哈,那你也别太冷落他咯,okura意外地内心可是非常少女的。” “嘛嘛,知道咯!其实昨天就开始给他打电话了!话说yoko尼酱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坐坐?”拉过一边的丸山,“这个是和我同年级的丸山,摄影系的大才子哦哈哈哈,其实是个深井冰。” “sho酱!”丸山在旁边边笑边怪嗔,然而并没有想要指认和横山在上一节课的意思。 难道完全不记得我?横山内心略有些慌乱,怎么办?我这边主动提出来?还是继续假装不认识? “丸山君你好,我是横山裕,你看起来好像有点眼熟诶。”说着装模作样地开始托腮回忆。 “横山前辈果然超级高冷!完全不记得我和你上过一节课诶,好难过。”丸山说着开始做出伤心的鬼脸,嘴都快嘟到鼻子上。 一边忍着狂喜一边假装cool地轻轻笑了一下,装成好像是被丸山鬼脸逗笑的表情。 “诶,丸山君你是不是帮我捡过耳机?”继续强装淡淡的疑惑。 “是呀!横山前辈每次都走超快,而且每次上课都迟到还总是坐教室最后排的位置哈哈,好像以前少女漫画里的男主角一样,超级酷的样子。”丸山用糯糯的京都弁说着这些,每说一句横山的心都要忍不住狂跳一样。 アカン,快要忍不住窃喜了,不敢照镜子,现在肯定脸超级红。 えっ、どうしよう?どうしよ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