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oです

彼を好きだ、

と強く思う瞬間は

マルちゃん の中の

"丸山隆平"が垣間見えた瞬間なんだ。

#Aiba mania一生変えられない#

#ryuhei中心時々yasu好きとsuba好き#


- (心中自留地)

 

【丸すば】帰り道(1)

实在丸昴不足得厉害,自己都失足做起了这辈子第一次做的动手党。

人设是草莓之夜的汤田康平X复体里的涉谷すばる,其实不管人设什么关系。

不幸点开了就请轻轻看轻轻喷,唔。

不要期待一个初中毕业之后就没好好写过文章的工科生的文笔。

---------------------------------------------------------------------------------------------

1月份的东京不时飘着小雪,城市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温暖着,雪花还没落到地面的时候就几乎融化成了空气里的湿度,然后再落到地上落到人群里从人们的身体上夺走热量。

虽然不是班里履历最浅的成员,但是不知不觉间大家都把汤田默认成了班里的幺子,欺负对象也好助兴节目也罢都成了汤田警事不得不完成的日常任务。结束了一天搜查工作的汤田已经浑身疲惫,但是还是不得不服从前辈的命令参加了姬川班的庆功酒会。热烈的气氛下连着做了几个一发技的汤田已然到达了精神力的极限,连着冷场了好几次,此时全员都也已经喝得晕头转向。

“あのう、姬川さん醉了,我先送她回去。”菊田留下一张福泽谕吉就扶着靠在他肩上鲜少显露弱势的姬川离开了居酒屋。

汤田看准形势,飞快地站起身来,“那个,时间也不早了,我也先回去了……”

剩下的几位醉醺醺的大叔立马伸手指向他,“你这个混小子不会是有这个了吧?”石仓说着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

“那个……交通科的麻美酱还在等我电话。”随口胡编了一个麻美酱的名字,想着大家反正不知道是哪个麻美酱就在面带诡笑的大叔们眼神的目送下退出了居酒屋。

“那么,我先从这边走了,菊田さん姫川さんお休み!”

“おっ、回家路上小心。”菊田背着姬川背对着汤田挥了挥手。

已然入夜的东京加上寒冷的空气都催促着人们快点回家,到了汤田从居酒屋出来的时候街上已经剩下寥寥无几的路人。

连着忙了一周的搜查终于告一段落,难得获得的个人时间到底用来干嘛呢?回家玩玩相机吧,好久没有碰了大概都上灰了。想着相机的汤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车站,好像听到有人在弹琴唱歌,「唱的还蛮好听,虽然我也没零钱给你,但还是请继续加油吧流浪歌手先生」。

想着就这样假装无视走过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喂。”

汤田感觉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加上微醺的酒精带来的麻痹感,汤田便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就继续往前走了。

“喂!你别走,就是你,前面那个穿西装的天然卷。”稍稍带点不耐烦的声音,但还是很好听。

汤田听着声音的确不像是幻觉,便一边露出灿烂的笑容一边转身指着自己问:“你是在叫我吗?”眼前叫他的男人抱着吉他蹲在车站前的街灯下,他戴着顶黑帽,有着长到脖子的中分黑发,嘴角有稀稀拉拉地胡子,但是眼睛却特别得亮,把眼睛以下部分的邋遢抵消得干干净净。

男人瞪眼看着他,摘下头上的帽子丢到地上,继续瞪着他。

汤田再看了看身边身后,除了他自己再没别的路人,脸上的笑容一时无法维持只能撑着尴尬的笑容继续指着自己问,“请问,那个,你叫住我有什么事吗?”

“还能有什么事,”男人对着丢在地上的抬了抬下巴,“喏,给点小费吧。我在这个鬼地方弹了半天了就你一个人路过停了一下,你要想点歌的话也行。”

一时间不知所措的汤田鬼使神差地掏出了胸前西装内袋的钱包,赶紧毕恭毕敬地拿出了一张1000放在了长发男人面前的帽子里。

“你这人怎么这么听话,我叫你给你就给,还是说东京的醉鬼都这么慷慨吗。”

“……”被酒精麻痹了大脑的汤田警事瞬时失去了平时的机灵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是一脸呆滞地看着男人明亮的双眼等着想从那双眼睛里找到解答。

长发男人看着眼前的人收起了暖暖的酒窝不禁皱了皱眉,“天然卷,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把这1000円收回去吧,这点钱在东京也住不了旅社。”

“好,好的……”汤田看着男人的眼睛,赶紧自己就像被施了魔咒一样,除了对着他微笑和听话之外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也没控制住自己说出下面这句话。

“那个,你没地方住的话,要不要跟我回家?”

长发男人瞪大的眼睛越发睁得发圆。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现在外面也蛮冷的,你还要在这弹琴的话也弹不了多久,而且马上就要终电了,再晚这里更不可能会有人再经过了,而且,那个,我是一个人住……”借着醉意,汤田一口气给自己刚刚的冒言做了一番解释。

“够了,”男人冷冷地打断他,“我不是缺钱才出来卖唱,你需要的那种服务我做不了。”

汤田连忙解释,“诶,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我只是想给你提供个住处而已。”原本已经喝得微红的脸涨得更红,灯光下简直快要看到他额头隐隐的血管。

“刚刚叫住你也不是为了什么,只是因为你长得有点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而已,终电快到了,你快走吧。”男人伏腰捡起眼前的帽子,把帽子里的1000円收进了口袋,重新戴上了帽子抱起吉他弹唱了起来。

汤田听着他的歌声一周所有的疲惫都像消失殆尽一样,脱力般地坐到了地上,静静听着他唱歌。

一曲终了。

“这样好像给我一个人开的演唱会一样,好开心。”长长的眼睛笑成了两条缝。虽然穿着西装却像少年一样抱着膝盖坐在地上。

男人拿着吉他调音,偷偷用余光观察着汤田。暖棕色的领带。手指很长指节棱角也很明显,跟那个人一样,有着一双适合贝斯的手。只是那人从不像眼前这个人一样才刚见面就呆呆地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还毫无保留地对自己露出温暖的笑。那个人也会笑,只是笑得时候总是把眼神瞟向别处,从来不会正面看着自己的眼睛,带着一股猜不透的意味。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