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oです

彼を好きだ、

と強く思う瞬間は

マルちゃん の中の

"丸山隆平"が垣間見えた瞬間なんだ。

#Aiba mania一生変えられない#

#ryuhei中心時々yasu好きとsuba好き#


- (心中自留地)

 

【胖哒】赤道を超えたら 1

【パンぱんだ】

等灰机太无聊然后进行脑洞的衍生物。

傲娇痴汉学长横 X 可爱帅气学弟丸

------------------------------------------------------

大学三年生的横山裕最近很心焦。

心焦的原因说起来也是有那么些许的复杂,大三已经到了不得不开始为将来出路做准备的时候,同时学业的难度和精度也是比之前悠闲的大一大二生活沉重了不少。但是说到头来,横山裕的主要烦恼来源,大概占烦恼比例80%的那一个,其实是源于一个最近才开始注意到的学弟。

学弟的名字叫丸山隆平,大二摄影系,京都出身,第一年在京都大阪两地通勤上课,第二年因为实在是太过不方便和经济原因,搬到了和横山同年的新闻系村上学长家里借住,丸山一直叫村上信ちゃん,丸山喜欢橙色,丸山双亲都是body builder,丸山的好朋友——油画系的安田章大是自家堂弟大仓忠义的男朋友,丸山的口头禅是“胖!”(至于为什么是胖而不是瘦横山不知道,横山觉得丸山并不胖),丸山喜欢吃鲑鱼,丸山笑起来嘴会变成心形,丸山丸山丸山一切全是丸山。

至于为什么横山这么了解丸山,各位可能会以为,这两个人很熟吧?

Actually no.

丸山连横山是谁都不知道。

横山开始单方面注意丸山大概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一向在没有熟人的地方只肯散发cool气息的横山这学期开课已经两个月,还没有和同班的谁搭过话。

那天一如往常,一下课就背起包快速走到教授桌子旁取作业的横山不小心忘记把放在后裤子口袋的耳机塞进去,站起来的时候耳机就被拖了在身后也没有注意到,突然感觉肩膀被谁拍了一下,疑惑地转过身去看到一张笑成狸猫一样的脸,嘴型意外地非常可爱,不知不觉居然看呆了的横山,在丸山挥手示意下尴尬地回过了神,气血上涌脸一下子从白腰子变成了粉腰子,疑惑地问:“怎,怎么了?”

“你的耳机。”笑盈盈的丸山把拖在地上的耳机捡起来在手里缠好递到横山眼前。

不知道是因为当众做出拖着耳机这种蠢事太羞耻还是看到这么一张可爱又有点帅的笑脸太过害羞,猛地拿过耳机低头快速说了声“谢谢”就快步走出了教室。走出教学楼横山放慢了脚步,回头看了看教室门,那孩子还没出来,大概原地停了五秒,摸了摸指尖残留的那孩子的温度和汗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他的温度和汗水,苦笑了一下就继续快步地往下一节课的教室走了。

虽然从来不跟人搭话,但大概也知道那个男孩子比自己小一届,虽然是摄影系,但好像因为特别幽默可爱在学校里很有人气。那天之后横山一闭眼就是那个男孩子的笑容,不算是特别帅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起来都会忍不住开心地偷笑出来,一直想着想着,哪天能在路上看到他,想跟他有个自然而不做作的搭话机会,想着想着然后不知不觉开始了斯托卡一样的丸山隆平背景调查。

广告系的横山其实和新闻系的村上是高中同学,但是因为两个人性格太过两极所以一直只是默默相互竞争的关系,横山不由有点后悔当初应该和村上打好关系,现在就不至于像这样只能很凄惨地肖想着学弟又一步都不敢靠近。

到底怎么才能跟学弟好好说上话?

既想着哪天能跟学弟说上话,又不能控制自己蹭的累本质的横山,终究还是铸成了事后让自己捶胸顿足的大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错,只不过就这样每周一捶胸顿足。

想到太早到教室的话,学弟进来了如果不坐到我身边的座位,或者身边的座位先一步被别人坐了的话,就不能和学弟坐在一起了。

所以横山决定了每次都要人为迟到。

这样进教室的时候就能自然而然地坐到学弟旁边了。

想是这么想,但其实shy boy如横山,怎么可能厚脸皮地那么明显又刻意地往对自己笑过的丸山学弟身边坐呢?结果就是每次都下好一定要勇敢坐到学弟旁边和学弟搭话的横山,要么每次一进教室就泄了勇气故作不在意地坐到离学弟又远又容易头盔学弟后脑勺的位置,要么就是后悔莫及一定要痛改前非但是发现学弟旁边已经坐了一个人的结果。

眼看着一学期就要走向结尾,横山虽然自知已经足够了解丸山了,但是还是没有和丸山说上过一句话。

然而天神好像就是爱开玩笑一样,期末考试完,横山已经决心完全放弃幻想的时候,在星巴克碰上了和大仓的男朋友安田正在有说有笑的丸山,而且是正面碰上。曾经大仓和安田刚在一起的时候因为大仓过于害羞就拉上表哥横山一起进行过三人约会,虽然约会最后在很微妙的气氛下横山提前找了个借口退场,有过一面之缘而且又温柔的安田理所当然地向横山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yoko尼!”安田叫着原本想装没看见的横山就把手上的咖啡丢给丸山冲上来给横山来了个树懒似的泳抱。“好巧在这里遇见你!”

看着笑得满脸可爱的安田横山也不好意思再装cool,轻轻拍了拍安田的头强装淡定地和安田聊了起来,“今天没和okura在一起啊?”

“嘿嘿,”继续灿烂地笑着摸摸后脑勺的安田说,“他最近吃太胖了为了逼他减肥我暂时先冷落他一下。”

“哈哈,那你也别太冷落他咯,okura意外地内心可是非常少女的。”

“嘛嘛,知道咯!其实昨天就开始给他打电话了!话说yoko尼酱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坐坐?”拉过一边的丸山,“这个是和我同年级的丸山,摄影系的大才子哦哈哈哈,其实是个深井冰。”

“sho酱!”丸山在旁边边笑边怪嗔,然而并没有想要指认和横山在上一节课的意思。

难道完全不记得我?横山内心略有些慌乱,怎么办?我这边主动提出来?还是继续假装不认识?

“丸山君你好,我是横山裕,你看起来好像有点眼熟诶。”说着装模作样地开始托腮回忆。

“横山前辈果然超级高冷!完全不记得我和你上过一节课诶,好难过。”丸山说着开始做出伤心的鬼脸,嘴都快嘟到鼻子上。

一边忍着狂喜一边假装cool地轻轻笑了一下,装成好像是被丸山鬼脸逗笑的表情。

“诶,丸山君你是不是帮我捡过耳机?”继续强装淡淡的疑惑。

“是呀!横山前辈每次都走超快,而且每次上课都迟到还总是坐教室最后排的位置哈哈,好像以前少女漫画里的男主角一样,超级酷的样子。”丸山用糯糯的京都弁说着这些,每说一句横山的心都要忍不住狂跳一样。

アカン,快要忍不住窃喜了,不敢照镜子,现在肯定脸超级红。

えっ、どうしよう?どうしよう?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