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oです

彼を好きだ、

と強く思う瞬間は

マルちゃん の中の

"丸山隆平"が垣間見えた瞬間なんだ。

#Aiba mania一生変えられない#

#ryuhei中心時々yasu好きとsuba好き#


- (心中自留地)

 

【横丸】赤道を超えたら(完结)

【1】【2】

寒い秋。

温い春。

青い夜。

赤い朝。

夏日祭的花火大会,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炎热的空气,青涩的告白。

在7点30分整,人群骤然停止流动,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同那块紺色的天空静静等待时,横山的目光忍不住投射到了前面那个留着焦糖色卷发的男人后颈上。

终于能毫无顾忌的把眼神停留在那个人身上了。

平时一直留着中分披发的丸山,大概是为了配合有着古都味道的浴衣,把右边的一撮刘海和中长的头发一起扎了起来,蓬松微卷的马尾后面露出了小麦色的皮肤。

看着那个人就好像能隔着这段不到半米的空气闻到焦糖小麦茶的味道。

修长的后颈有一颗痣。

横山发现和自己一样。

就在横山大胆地看着丸山的时候,丸山突然低下头,横山猛地吓了一跳。

正在担心自己反应太慢是不是被丸山发现了自己还没收起的眼神时,丸山把头转向了站在他左边的安田。

“yasu身高能看得见吗?要不要我肩車?”丸山调笑安田说。

“去死吧好好看。”安田苦笑不得地猛锤了丸山的肩,然后刻意往大仓这边又挪了几厘米抬头和大仓笑着对视了一下。

两人大概在大家看不见的高度偷偷牵起了手,丸山看着那两人食指骨节抵着笔尖笑了笑。

虽然横山只能隔着半米的距离观察这三人。

安田的左边是大仓,丸山的左边是安田,横山则因为晚了一步,被几个小姑娘挤到了丸山的右斜后方。

这是丸山突然笑着转头看了眼横山,原本轻托在胸前的两只手比划了一个照相的手势,宽大的浴衣袖子从手腕滑落,露出了骨节分明略带青筋痕迹的手臂,一边手腕上绕了一圈有一圈的橘棕色相机肩带。

写真才子还真是到哪里都带着相机呢。横山撇嘴轻轻笑。

“写真、撮ろうか。”人群有些吵闹,看着丸山的口型横山听到了。

点了点头横山试着向前移动。

花火祭的人群正中就算半米的距离也是一个巨大的障碍。

就像赤道一样,隔着地球的正反面。

“不好意思啊让一下。”低头道着谦缓慢地向前移动。

就在横山距离丸山只有一个人的距离时,丸山突然低头对他们之间那个女孩子的耳边说了不知道什么,女孩子害羞得点了点头回头瞄了一眼横山,然后小心地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两个人之间突然静谧地隔开了一段一人距的真空。

突然失去安全掩护的横山一下子不知道该把眼神往哪里放,一下子失去了向前靠近的速度。

突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捉过横山手腕。

暖暖的,还有些许黏黏的温度。

不用舌头就能感觉到的盐味男孩啊。

“裕ちん何してんの。”丸山软糯甜咸交杂的嗓音从耳边传来,“再不快点过来烟花都要放完咯。”

两人身高相近,不用别过几个角度眼睛就能对上。横山瞄准着丸山唇下那颗痣的方向转过头去说,“ごめん、刚刚被人群挤得有点透不过气。”

“啊,心形焰火!”人群突然炸开。横山也趁此时把眼神躲向天空。

有点歪歪扭扭的心形呢,果然空气啊火花啊什么的还是很难控制的。横山很不罗曼蒂克地这么想着。

咔嚓,咔嚓。

左耳传来清脆的机械快门声。

然后看到还没来得及收起罪证的笑成狸猫脸的某人。

“裕ちん刚刚的侧脸很漂亮啊,突然很有让人敬畏的前辈感就拍下来了。”明目张胆地宣告自己的罪行和犯罪动机。

“なんでやねん、你们这些搞艺术的。”抬手拍了下丸山的脑袋,丸山大概是习惯了当充愣的角色,本能地低头吐了吐舌头,手掌心温柔的焦糖味还没散去的同时,横山也庆幸被自己的大阪人吐槽能力救了场。

“せやけど、我很早就喜欢上横山前辈的脸了,这种国籍不明的暧昧感。”

丸山看着天上的烟火继续说着。

“还有横山前辈的气场,喔,当然是没开口之前的气场。”

“ちょっ、ちょっとまって。”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的横山猛地转头看着丸山的侧脸。

丸山还是没有准头没有动摇地继续说着。

“横山前辈的笨拙,”

“横山前辈的小心翼翼,”

“我都很喜欢呢。”微微歪头微笑。

“ya…yasu他们还在这里,”目光扫过去安田和大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人群中不见了,“这是什么整人游戏吗?开玩笑也要有个限……”

丸山不急不缓地转过头,这时最后一束烟花飞到了最上空然后爆炸。

丸山转过头来的那一秒,

盯着横山看的那两秒,

整块天空都像被橙红色的火花染红了一样,

也映到了丸山高高的苹果肌上。

好像真的脸红了一样。

一切发生得都太缓慢,像是上了慢镜头的效果一样。

横山闭上眼睛再一次确认这是现实,嘴唇上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比掐痛自己手心抢先一步确证了这个花火祭的天空下发生的一切的真实性。

三个月前丸山视角。

「Good Morning

Good Night

今日もう裏表隔たっている

地球の正反対同士Hide & Seek

終わりはない。🎵」

发现那个一直独来独往国籍不明的前辈的耳机拖在地上了,他也没有察觉。

偷偷听了一下耳机里的歌,居然是丸山最爱乐队的主唱林檎的歌。

拍了拍前辈的肩膀提醒他,如果可以说不定还能交个同好朋友。

横山促狭的表情一下子打破了高冷的气场。

那一秒钟,地球正反面的两个人心跳同步了吧。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