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oです

彼を好きだ、

と強く思う瞬間は

マルちゃん の中の

"丸山隆平"が垣間見えた瞬間なんだ。

#Aiba mania一生変えられない#

#ryuhei中心時々yasu好きとsuba好き#


- (心中自留地)

 

【胖哒】赤道を超えたら 2


没有刻意写山田。。但想想还是标个山田的tag比较好
−−−−−−−−−

えっ、どうしよう?どうしよう?

谁来告诉我应该说些什么好啊这种时候!

还在边强装淡定地微笑边烦恼这个问题的时候,丸山已经和安田没有间断行云流水地聊下去了。

看着丸山和安田完全像夫妻漫才一样一个装傻一个吐槽聊得不亦乐乎的横山这时候不由有些不是滋味,横山看准了丸山被安田pia完头大笑没功夫说话的机会插嘴道,“yasu和丸山君关系很好呢,你们怎么认识的呀?”

“yoko尼酱不知道,我和这家伙打小就认识了,我们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在一所学校,从小就深井冰得不得了,长大了病的就更重了。”

“因为sho酱又帅又可爱所以我从小就喜欢上你了呀💗。”

“おい、オマエふざけなこと言うな!”丸山一说完安田就突然从小天使模式秒速切换到了安田大哥模式,口气之凶着实把还在吃惊丸山突然表白的横山吓了一大跳。

“没想到yasu还是个抖S哈哈,”只敢找缝隙吐槽安田来插入话题的横山,“两个人关系果然好,不像我和okura,从小打架,他长大还长成那么大一只,只能我让他了。”

“那是你们兄弟俩都又爱吃又懒。”

“哪有啦,虽然我们都爱吃,但是只有okura比较懒吧,话说yasu在丸山君面前意外地很会吐槽诶。”横山嘴上吐槽着安田,眼睛偷偷瞟了一眼丸山,想看看丸山会对自己和安田的对话有什么反应,没想到丸山只是一直笑着不说话直直地侧头看着安田。

横山的左肺上数十公分处突然凉凉地一抽。心想怪不得从来没听大仓提过丸山这个人。

“那是因为丸山是个很废柴又很软绵绵的家伙啦,从小只能靠欺负他来获取作为男人的尊严,哎。小时候虽然不矮,但是一直都戴高度数眼镜所以会被班上同学欺负,”安田说着拍了拍丸山的肩膀,“多亏maru这家伙,从小到大就超级会讨好群众,软绵绵的又很好欺负的样子,和他在一起时间久了就自然而然只会在这家伙面前表现我真正的S的一面啦。虽说是软啦,maru其实是个超级温柔的人,一开始我想组band的时候只缺一个贝斯手,怎么找也找不到合适的人,然后maru就主动说要转贝斯手了。”

“sho酱明明小时候开始就超级温柔的,我从来没觉得你凶过呀w,所以超喜欢,”丸山借着安田真情流露的时候又突然表白了一下,语气轻轻软软的听不出来到底是真心的还是说说笑的。“而且其实我吉他本来弹得也没多厉害,正好转贝斯也符合我修长的身材哈哈哈哈,转了贝斯之后发现自己的真爱果然还是贝斯呢。”说着自顾自站起来像在舞台上一样弹起了空气贝斯。

“アホ快点做下来啦,超丢人哈哈哈哈哈。”安田边拉着丸山手臂把他往位子上拽边说。

横山配合地笑了一笑。“有丸山君这么好的青梅竹马在还能看上我们家那个就会吃吃吃睡睡睡的okura,yasu真的没关系吗?”横山也狠下心去顺着丸山表白的梗调笑起了安田,安田微微皱了皱眉瞬时气场又强了三分。

微微撅起上嘴唇抱胸做出思考的样子,“我最也在想诶,怎么就看上tacchon了,不怕你们笑,其实我超在意自己身高的,每次和tacchon一起出门就不想跟他并排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脑子一热就跟了他了。”

“ねぇねぇ、sho酱不如跟我不伦吧!”

“殺すぞ。”安田说着假装很凶地把手伸到丸山脖子上圈住。

一直在笑着的丸山已经笑到苹果肌都微微发红,偷偷斜眼看丸山的横山强忍住现在去捏他脸颊的冲动,而丸山像无视横山存在一样不停地和安田的互动让他看得心里像被不停地针扎一样,一阵一阵的酸痛。

“脸好软的样子啊。”夭寿了!怎么就突然把心里话讲出来了!

“诶?横山前辈说什么?”

“啊没什么啦,突然想到了一个喜欢的摇滚女歌手而已。”

“抱歉!是不是我们的话题太无聊了前辈不想听了……”

“那个,sho酱的朋友就不用叫我前辈啦,听着蛮生疏的,就和sho酱一样叫我吧。”

“诶?!这样好吗!yoko……尼。啊果然还是无理无理,能叫前辈裕亲吗?”丸山一下激动一下苦恼一下兴奋的表情变化看得横山心脏温度急剧上升,心里想着,果然还是对这张脸没办法啊,怎么能有人做到表情这么丰富又这么帅气可爱并存的呢。

“……啊丸山君觉得叫起来舒服就好。”

“那前辈也不要叫我丸山君了,就叫我maru吧!胖!”

“……还是算了吧。”第无数次强忍内心的欣喜,第无数次强装cool地拒绝了丸山。三个人聊天时间还没有到半小时,横山只感觉在脑海里已经坐了100次过山车了,高处无能的他现在已经有了隐隐的呕吐感。

丸山不愧是受大家欢迎的人物,即使受了挫也一点都没有消沉的样子。横山只觉得接触到他这个人而不是他的资料之后反而变得更喜欢他了,虽然有点点奇怪,还一直tension超高又会撒娇,而且讲话又是谁都猜不透他真正的想法是什么的样子,和脑海中那个笑眯眯递给自己耳机的学弟完全是两种画风,从一开始的幻想变成了某种真实的酸酸甜甜的感觉。虽然对方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

笑着乖乖看两人的安田突然像想起什么了一样,说道,“话说yoko尼,七月初有个花火祭,我和tacchon和maru都会去,yoko尼要不要一起来?”

“啊,我还是算了吧,你们俩有maru一个电灯泡就够了再加我一个更麻烦了要。”横山首先想到的就是到时候可能会要一直和丸山并排走啊并排坐还不得不说话,想想就太害羞了,shy boy横山本能地拒绝。

“诶?!我还超期待yoko尼的浴衣装呢,尼酱皮肤白个子又高肯定超级适合浴衣的,”看横山还是一副为难的表情,安田突然想到了什么,猛拍了一下丸山的肩,“难道是嫌弃我们家maru?别看他这幅德行,京都人穿浴衣真的还蛮有范的喔。”

丸山也很配合地对着他放了个超级夸张的电眼。

原本应该像对一发技一样做出捧腹大笑的反应,没想到丸山这个媚眼意外给对丸山隆平毫无防御力的横山造成了一亿点暴击,顿时就失去了表情,嘴也没来得及合拢。接着又想到日思夜想的京都人丸山学弟穿浴衣的样子,吓得手抖了一下,把面前的饮料打翻在桌。

安田以为是丸山的媚眼一发技给横山造成了惊吓,于是发动了吐槽小猩猩的最终奥义猛地向丸山主动伸过去的脑袋上虎了一巴掌。

评论(11)
热度(21)